• 23 9月 19
    做的在乌克兰。女人为英国中年妈妈做代孕收到£14000 。

    做的在乌克兰。女人为英国中年妈妈做代孕收到£14000 。

    年龄更大的女人中,使用代孕母亲的服务是一个迅猛发展工业。但是,因为在英国做付款违法,Sally Williams 研究不孕不育夫妇之中很受欢迎引起争论的新的地方。

    • Sally Williams与代孕母亲交谈在乌克兰基辅的播音室
    • 按照专家数据,在乌克兰去年2000个孩子多被代孕母亲出生
    • Natasha Boroda, 30 岁,怀孕期中将收到12488英镑
    • 一个孩子的母亲,做老师,说她的动机是钱
    • 除了帮助不孕不育夫妇以外,她要钱为她自己的男孩未来
    • 来自英国夫妇向代孕代理将支付35417英镑左右
    • 其他代孕母亲讲述如何节省怀孕钱为了买公寓

    作者: Sally Williams For The Daily Mail

    我在乌克兰基辅的播音室与30 岁的Natasha Boroda见面,她的外貌使我震惊。她的头发美丽美丽,皮肤漂亮漂亮,穿一件红色的连衣裙。她的眼睛激动得发光,特别是当谈到未来。

    当然,她怀孕了。她说:‘我听到我怀孕了,是我的生活中最幸福的时刻’。她总是想有更多个孩子, 但是她认为无法实现。她三年前离开男孩的父亲,在Artur出生之前,从那时后起,她没有任何认真的关系。虽然. 这次怀孕跟平常的不一样。

    去年夏天Natasha坐公共汽车去从她的家乡,乌克兰北方Pryluki城市,到基辅诊所,两个半小时的路程。

    该胚胎被造成从陌生男人的精子和陌生女人的卵细胞,Natasha 希望这个胚胎成为她将生产的孩子,但是,最有可能的,她永远不会看到他

    被代孕母亲生产的婴儿立即带走为了减少发生依恋心的冒险。
     

    在照片里– Natasha Boroda, 30岁,一个孩子的母亲 – 与Sally Williams沟通的乌克兰代孕母亲之一

    这个那么容易,真让我吃惊。‘我认为这是痛苦的过程,但是它结束了后,我问医生:‘就这个呢?’’

    后来,她跟代理处签署合同,以及她被告知她预定父母的国籍:大不列颠。

    乌克兰、格鲁吉亚、美国差不多是商业代孕合法的世界上唯一的国家。

    在大不列颠代孕母亲被赔偿‘合理费用’,包括旅行,收入损失和额外食物等费用。

    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和西班牙禁止所有代孕型类,以及日本和巴基斯坦。

    很多年之内,东南亚作为代孕热门目的地。

    但是,2015年泰国禁止外国人为代孕支付。

    在尼泊尔也禁止,就算代孕是利他主义的。在同一年几个月后,印度禁止代孕为外国客户。

    对很多英国夫妇来说,现在乌克兰当作他们可以得到他们祈祷的答案的地方。

    特别是成年的母亲。

    在大不列颠,按照政府指示,医生不要对四十多岁的妇女提议体外人工受精,在国家医疗保健系统内。

    ‘在乌克兰没有任何年龄限制‘ – Anastasiia Aleksandrova,提供代孕服务公司BioTexCom英语部门的经理说。

    ‘我们有很多五十多岁的妇女。使用捐卵子她们成为母亲。妇女很幸福,因为她们15年中力争,但是没有成功‘。

    Natasha, 好像体现出理想的代孕母亲的反常的现象。她对不孕不育的陌生人怜悯的,她照顾孩子作为她自己的,同时控制她的爱。

    ‘一段时间我考虑我能不能孕育,并将孩子交给陌生人‘ – 她说关于她第一次作为代孕母亲的经验。

    ‘但后来我就习惯了这个想法。孩子不是我的。我只孕育他‘。

    Natasha成为代孕母亲因为她觉得这是一件可尊敬的事,也因为她将收到很多钱,在110欧元(98英镑)月平均工资的国家。

    Natasha是法律和历史的老师。老师的工资很低 – 一个月 200 欧元 (181英镑); 她在当地一家食品店工作赚得更多。

    怀孕全过程中,从移植胚胎到分娩,她将收到14000欧元 (12488英镑),不包括食品和孕妇装的费用 (大概1784英镑),以及照顾她孩子所有费用的赔偿。

     

    Stacy Owen,42岁 (在照片里,她与Aleah 和 Eli,被代孕妈妈生产的双生子)从薩頓来到乌克兰为了经过10个流产后开始代孕纲领。

    英国夫妇对代孕代理处将支付39000 欧元(35417英镑)左右.

    Natasha承认她的动机是金钱 – ‘我的男孩和他的未来推动了我去做这个‘, – 但她不贪财的。 ’这不是一种服务,也不是工作;我觉得这是帮助‘。

    她还是打算保持怀孕秘密。‘我今年年底辞职,所以没有必要告诉同事。在家里,我的朋友不太多’。 她继续: ‘我不想被误解。有些人认为只有母亲应该孕育孩子’。

    在乌克兰代孕和卵子、精子捐赠2002年被批准。

    代孕母亲关于她们孕育的孩子没有父母的权利。而且,因为在政治动荡之后乌克兰仍在从经济衰退中复苏,价格有竞争力。

    美国代孕纲领价格超过100000美元 (78548英镑)。在乌克兰,将耗资约40000欧元(35682£)。
     

    乌克兰卫生部没有代孕的官方登记。没有统计数据。

    但是Sergey Antonov, 乌克兰和捷克共和国专门从事医疗和生殖法律的律师,认为,去年在乌克兰出生2000多代孕孩子。这是比过去五年多300%。

    他说目前在乌克兰有四十几家生殖诊所;它们其中20家提供代孕纲领。而且,根据Families Through Surrogacy慈善组织,2016-2017中,外国人客户占94%客户数量。

    按照英国现行法律,代孕母亲和她的丈夫对孩子拥有合法权利,即使孩子在生理上不属于他们。为了将孩子转交,需要申请建立亲属关系。

    虽然不允许‘为孩子付款’,一次费用常常“记录为费用”,前任的审判员James Manbi先生说,英格兰和威尔士高等法院家庭事务司前主席。

    费用可高达15000英镑。他强调说,在大不列颠代孕已经成为商业活动,可能更好……进入适当监管制度而非禁止。

    但在法律澄清之前,越来越多的英国夫妇将使用外国代孕母亲的服务。

    BioTexCom人类生殖中心楼位于基辅,在高门后面。他们在这里为来自世界各地的夫妇提供代孕、捐卵、人工体外受精的服务。

    Katerina Gobgila,34 岁 (在照片里),做出决定保持她的怀孕秘密并冒充为体重增加。

    赤土色的大楼、丰富地装饰楼梯、辉煌的地板、咖啡机和盆栽植物让你感觉你在医院或者调整良好的机制。

    这里有妇科医生、胚胎学家、生殖医学、穿上制服的医务人员,以及营销部门为在社交网络中促销‘套餐’和 ‘折扣’。

    该过程的主要阶段 – 卵子提取、胚胎移植 – 都在诊所主楼进行。代孕妈妈在基辅代孕友好妇产医院生孩子。

    年轻女性,其中代孕母亲、卵捐者都为检查和超声波排队;她们每个人都拿着医疗记录的文件夹。

    同时经过许多年代孕希望和失败的‘客户’ 在邻接的楼等待;那边有皮沙发和各种各样的面粉甜饼。

    今天在这里63夫妇谁排除所有其他选项。我跟英国和法国夫妇在一起从机场被接;两对夫妇有关于他们如何来到这里的漫长而悲惨的故事。

    ‘代孕是我们最后的希望’,- 说42岁的Stacy Owen,她在教育管理领域工作,和丈夫在一起住在萨里郡薩頓。去年他们双生子出生,孕育被来自乌克兰代孕母亲。
    他们努力怀孕。好消息:Stacy怀孕了。坏消息:她流产了。几个次。

    ‘代孕是我们最后的希望。我们支付27000英镑为‘全包套餐’,并且带着非常好的双生子回家。- Stacy Owen’
     

    12年中,经验10个流产后,和“在昂贵的药物上花费了数千英镑”,Stacy和她的丈夫敢于做代孕。他们来到乌克兰,因为‘价格便宜,明确的法律,并且从英国飞只需要3个小时’。

    这对夫妇为‘全包套餐‘支付30000欧元 (24244英镑),为双生子附加地支付3000欧元 (BioTexCom取消了Economy套餐,目前只提供Standard套餐, 39000欧元~ 35417英镑和VIP套餐, 49000欧元 ~ 43710英镑)。

    我们的代孕妈妈20岁,她的男孩已经2岁了。‘我们在她怀孕37个星期到了,因为双胞胎常常早产,但是他们俩在39周5天而出生。这是自然分娩。他们说:‘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将出生?’- 她继续。 – ‘当代孕母亲回到家时,她已经三个月没有见过她的儿子了。重大牺牲!’

    Elena Ovcharenko,37岁 (在照片里)有一个自己的孩子。去年她为一对意大利夫妇生了双生子;目前她为英国夫妇在早期妊娠。

    Stacy还是跟代孕母亲保持联系。‘她对我们创造奇迹,我想孩子知道她是谁。

    应该没有秘密。这是一种独特,不寻常和非常快乐的体验‘。

    36岁的BioTexCom经理Anastasia很务实;来说明一切都怎么工作的。她穿一双圈式耳环,深色甲油。

    像所有乌克兰代理处一样,BioTexCom实践非传统代孕 (代孕母亲的卵子 + 男性的精子);这是一种代孕,孩子跟代孕母亲没有遗传关系。

    换句话说,代孕公司 ‘雇用’女士的子宫。

    一般来说,代孕母亲年龄不低于20岁且不超过38岁。

    她们被允许做代孕母亲之前,她们要通过彻底的健康检查,包括内部检查,为了确保她的子宫状况良好,以及她没有性传播疾病。

    录取了纲领,她们直到怀孕12周结束了不允许性交, ‘以免妊娠危及’,Anastasia 说。

    她应该至少有一个自己的孩子。‘怀孕是不可预测的’,Anastasia解释。我听说有的一位代孕妈妈生产孩子后有并发症,她失去了她的子宫。失去拥有自己家庭的能力并不好。‘

    代孕母亲谁孕孩子为英国夫妇应该未婚。Anastasia 说‘对父母来说,如果代母未婚诉讼程序更容易;那孩子孩子有权获得英国公民身份‘。

     

    ‘我不想被误解。 有些人认为只有母亲应该带孩子 – Natasha Boroda‘

    对准父母来说,本公司不接受未婚或者同性夫妇。

    一对夫妇应该有不孕不育证明。比如说,至少四次IVF尝试失败。另外,孩子必须与至少一个父母在遗传上有关系。

    代孕套餐包括接送服务和住所,因为在英国收到孩子的护照和公民身份证明会需要四个月。

    代孕母亲和预定父母被医生挑选。‘这是根据血型相容性的标准做的。‘-Anastasia 说。 两方接触要看情况。

    Anastasia 说,双方常常有各种各样的疑心。‘代孕妈妈害怕夫妇不接孩子,夫妇害怕代孕妈妈不放弃孩子‘。

    夫妇想知道,代母是不是健康,她是否在安全地方住,她是否有所需要的支持,她的孩子会觉得什么,当她两手空空地从医院回家。

    – 有些夫妇说: ‘我们不想代孕母亲吃肉,我们想她吃素并一天两个小时步行‘

    Stacy (在照片里,跟她丈夫和双生子)告知,她仍然与代孕母亲保持联系;她想双生子认识代妈。

    我解释: ‘代孕母亲有自己的生活:她帮助你们,但为你们

    服务,所以你们应该尊重她的生活方式‘, – Anastasia说。

    需要协同几个点:比如,将移植几个胚胎 (三个胚胎是不允许的);如果检测到唐氏综合症,是否要终止妊娠。选择VIP套餐的客户也可以选择未来孩子的性别;该套餐提供女服务员和厨师的服务。

    Katerina Gobzhila,34岁 ,孕育着第四个孩子。‘我爱孩子’,- 她说。她在乌克兰北方不大的Uzin城市的商店里做高级售货员。她讲一讲关于她的男孩Konstantin,18岁,并她两个女孩Anna,12岁,和 Polina,6岁。她给我看装饰精美的糖霜和各种糖食节日蛋糕的照片,她为Polina烤了。
    她是一位慈爱的母亲,她与自己孩子的关系很密切,之所以她不能清楚地表达她对孩子的感情 ~这是 她第一次做代孕母亲第的经验。

    ‘孩子出生了后不看见他会很难。虽然这个孩子遗传上不是我的,我把他放在心里。’

    Katerina在学院学习烹调术,她17岁与一位商人结婚之前。她四年前和丈夫离婚了,因为他开始侮辱她并表现出残忍。后来她失去了她的家房子,它属于她的婆婆; Katerina现在出租一间小公寓。

    使用为做代孕挣钱她打算买寓所 ‘房子为我的两个女孩’。这不是一个容易决定。‘我应该做好心理准备’,- 她说明。终于,安慰她的人是她的儿子Konstantin。 他说:‘我是你的孩子,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’。

    诊所为代孕母亲和预定父母安排Skype视频会。‘我可以看见,对预定母亲来说,这个比较难,因为她自己不孕她的孩子’。

    她沉默了。 只有我父亲跟我说话。他问Katerina她的身体好不好,也问他们可不可以为她孩子买圣诞节礼物。

    尽管如此,Katerina拥有怀孕的秘密。她说,她把怀孕将冒充体重。当肚子变大的时候, 她将在基辅。代孕母亲在准备分娩的期间搬到那里去。当她与平坦腹部回到家里,她将说‘我恢复好原样’。

    但她告诉她的大女儿真相。’我解释,我成为一种孵卵器。我说‘如果我们把鸡蛋放在孵卵器里,在暖和的地方,小鸡将孵化‘。Anna接受这个解释而问他们什么时候将有自己的房子。她觉得‘妈妈做好的事’。

    Elena Ovcharenko, 37 岁,女画家,跟孩子做艺术创造。她住在乌克兰北方的Borzna,跟她的儿子Misha,13岁,在一起。她在怀孕早期,为英国夫妇孕育孩子

    Stacy (在照片里)和她的丈夫为‘全包套餐’花费30000欧元 (24 244英镑)加上3000欧元 (2724英镑),因为他们有双生子。
     

    去年她为意大利夫妇生了双生子。‘我对这次怀孕我和我儿子的怀孕一样对待’,- 她说。我抚摸着肚子,与孩子们说话。 我对她们说:‘妈妈爸爸非常等你们、非常爱你们’。

    她从童话故事中为她们给出了名字。‘第一个非常积极,我给她起‘小乖乖’名字,第二个宝宝比较安静,我给她起‘小轻轻’这个名字’。

    女孩们是2017年五月出生的。Elena没看见她们,孩子哭,女人也没听见。‘这是剖腹产,我在麻醉下。我起床的时候,肚子、孩子们都没了。’ 她得到药丸停止泌乳。‘我知道我不会看到她们,是的,几个天内我有情绪波动,我随时能泪流满面’。

    她与夫妇没有什么接触。她只知道他们是意大利人。后来,分娩三天后左右,她与他们见面。‘他们来妇产医院拜访孩子’。父亲跪下哭起来。我看到了我之前从来没看到的事:真正的幸福。

    她继续:‘他们问我,我是否想看见孩子们。我说‘是的’。 她笑:‘我的女孩美丽极了’。她仍与住在都灵的一对夫妇保持联系。‘我有孩子的照片,从一个月大开始’, – 她说, -他们就像我的家人。

    Elena储蓄钱为男孩子的教育。

    他会说外语说得很好,她想他在国外大学学习。“最有可能在意大利。”最重要是我的孩子,我的儿子 – 并一对夫妇我想帮助。

    但是世界市场上子宫销售道德问题导致乌克兰深切关注。

    ‘由于科学、技术、空中飞可得性的进步, 代孕难以调控’,- Sam Everingham,Families Through Surrogacy的全球总监说。

    Irina Sisoenko,乌克兰人民代表,关于代孕法律草案合著者。该草案禁止外国人使用代孕,至少为来自这种做法非法的国家的夫妇,比如说,来自意大利。‘我们不希望被视为一个国家,你可以飞到、选择一个女人并收到孩子“ –她说。

    Anastasiia 有别的看法。‘我们的女人成为代孕母亲,因为她们想自己管理她们的生活’。当我被归罪于剥削妇女时,我说:‘当然,要是她放弃她家人并外国去为了在那里挣钱而成为被剥削,就是好多了。’

    ‘有些女人是绝望的,为了钱而做’,- Elena坦承,把手放在越来越大的肚子上。但并不是所有的。她有别的思想:‘我认为这是互助:我帮助这对夫妇,这对夫妇帮助我’。